| 網站首頁 | 中國軍事 | 世界軍事 | 
qq飞车道具a车排行
您現在的位置: 中國武器大全 >> 中國軍事 >> 博客圈 >> 文章正文
 
特朗普的對華安全政策

特朗普對中國問題說了很多,但大多集中在貿易問題上。他當選后,出人意料地與蔡英文通電話,在推特上直呼她為臺灣總統,打破了很多外交禁忌,一時引起軒然大波,現在還難以最后確定特朗普的動機。特朗普沒有澄清過他的對華安全政策,但他提名萊克斯?蒂勒森為國務卿、詹姆士?馬蒂斯為國防部長,兩人的任命都需要國會批準。蒂勒森和馬蒂斯是特朗普國家安全團隊的核心人物,兩人一文一武,兩人關于中國的國會證詞正好成為理解特朗普對華安全政策的切入點。

蒂勒森在作證中,把中國在南海的行動與俄羅斯在克里米亞的行動相提并論,指出如果聽之任之,會促使中國進一步試探、蠶食南海?!拔頤墻蛑泄⒊鑾苛倚藕?。首先,停止繼續填海造島;第二,繼續使用南海島礁將不被容許?!?/P>

馬蒂斯在作證中,指出二戰后的世界秩序“正在受到來自俄羅斯、恐怖組織、中國在南海的行動的最大威脅”。馬蒂斯還指出,“我們的武裝部隊必須處在最有力的領導之下,擁有最好的裝備,具有最高的戰備狀態?!頤潛匭胗當Ч柿撕桶踩鋨?。歷史是清楚的:合則盛,散則衰?!攔辛街質盜?。一個是威懾。另一個在過去20年里我們較少用,那就是激勵?!?/P>

馬蒂斯把中國與俄羅斯與恐怖組織并列,當然是一種偏見。但相比之下,蒂勒森的言論更有挑釁性,也更具體。蒂勒森沒有談及如何迫使中國停止造島,也沒有談及如何迫使中國停止使用南海島礁。除了戰爭行動,美國實際上在這兩個問題上都沒有能迫使中國按照美國意愿辦事的手段。在奧巴馬時代,美國已經試過“航行自由”等手段,除了宣示美國不認同中國立場,沒有其他效果。另一方面,美國在俄羅斯收回克里米亞之后的行動是明確的:廣泛制裁。美國對恐怖組織不僅全面制裁,還實行從在巴基斯坦的無人機攻擊到伊拉克、阿富汗的反恐戰爭等各種層次的軍事打擊。對中國采取類似的行動是不可思議的,也將對美國自身造成不可思議的打擊。

但問題不在這里,問題出在:蒂勒森和馬蒂斯在提及中國威脅的時候,都明確指出中國在南海的行動,而完全避開臺海。事實上,美中爆發最高烈度軍事沖突最可能的地方從來不是南海,而是臺海。在特朗普高調挑戰中國在臺海的底線時,避而不談臺海安全問題,是意味深長的。

特朗普的原則是美國第一,他要使美國再次偉大,但他并不急于把美國拖入戰爭。戰爭不能使美國再次偉大。房地產商人最忌諱的就是打仗。在自己的土地上打仗,什么房地產都要灰飛煙滅;在別人的土地上打仗,尤其是美中沖突這樣的世界大戰級別的戰爭,也使得經濟高度動蕩,不動產價格斷崖式下跌。馬蒂斯在作證中,在指出俄羅斯為美國的首要威脅后還指出,美國軍力已經不足以威懾俄羅斯和中國。這不是美國對中國戰之必勝的心態。

蘭德公司作為美國最有影響的智庫之一,多次指出美國早已在臺海戰爭中沒有必勝的把握。相反,臺海越來越成為對美國不利的戰場,戰而不勝成為越來越可能的前景。另一方面,中國軍事現代化的程度還不足以在南海壓倒美國,尤其缺乏遠程制空制海能力,島礁跑道缺乏支持高強度作戰行動的能力和抗打擊力,軍事潛力只是象征性的。其他美國重量級智庫也有相似結論。這當然不等于美國就不會軍事干預臺海,但至少大大提高了機會主義式軍事干預的門檻。另一方面,這也大大增強了美國通過南海左右中國決心和干擾中國崛起方向的決心。

如果美國認定只有戰爭才能遏制中國的崛起,有能力戰而勝之,而且決心要與中國打一仗,那不管是臺?;故悄蝦;蛘弒鸕氖裁吹胤?,總是能找到理由發動戰爭的,差別只是時間、地點和理由。戰爭有三個層次:殲滅戰、擊潰戰和襲擾戰。殲滅戰的例子有二戰中美國對德作戰,敵人不投降,就叫他滅亡?;骼U降睦佑械諞淮我晾蘇秸?,特點為窮寇勿追、見好就收。襲擾戰的例子更多了,比如兩次伊拉克戰爭之間的禁飛區作戰,美國隔三岔五會對伊拉克目標敲打敲打,在戰術上擾亂薩達姆的戰備,在戰略上磨耗薩達姆的政治信用和政府權威。

戰爭的勝利不由發動者決定,而由承受者決定。除非發動者主動投降,只有承受者被徹底消滅了,或者接受發動者的條件了,戰爭才能勝利結束。大國之間不打襲擾戰,誰都沒有把握單方面控制戰爭烈度,弄不好就升級了?;骼U揭膊緩謎莆?,養虎貽患,對手東山再起時更加麻煩。大國之間如果沒有決心打殲滅戰,就不宜貿然發動戰爭。中國軍事現代化的進程已經使得美國不可能輕易取得戰斗的勝利,更不用說輕易取得戰爭的勝利。美國已經不可能像占領德國那樣對中國打殲滅戰了。但美國依然是世界第一軍事強國,如果不怕兩敗俱傷,尤其是能夠占據道德高地而且糾結起盟國的話,肯定是有能力與中國一戰的,甚至可能達到擊潰戰的目的。這里的關鍵是要占領道德高地,只有這樣,才能越過國內政治的門檻,才能糾結起足夠多、足夠給力的盟國。

由于中國在臺海的軍事強勢和政治決心,美國軍事介入臺海沖突很可能導致迅速升級到不可控程度,政治門檻太高。中國對臺海的立場一向明晰:爭取和統,臺獨必打。臺灣作為中國內戰未決的歷史,和臺獨玩火自焚的現實,使得美國難以在道德高地上做文章,兩敗俱傷的前景也太明顯。蔡英文在與特朗普通電話后,臺獨方面馬上感覺到自己只是被利用的牌,隨時可以作為交易籌碼被賣掉,因此反而謹言慎行了,并不炒作特朗普電話的意義,也不急于(或者說不敢)進一步改變臺海現狀。美國只會為美國利益保衛臺灣,而不是為臺灣利益。除了軍事態勢上的好處,美國在臺灣的利益越來越少,臺灣越來越成為負資產。

特朗普在《華爾街日報》訪談中說到,一切都在談判中,包括一個中國政策。特朗普曾經說到,他完全理解一個中國政策,但不明白美國為什么必須受一個中國政策束縛,除非美中就貿易等其他議題達成協議。他是要用臺灣做交易,給美國一筆好買賣。中國沒有聞雞起舞,被動接招。臺灣是中國的一部分,沒有什么好交易的。現在特朗普只是加碼訛詐,但這依然只是在要價,他始終沒有給過臺獨方面最看重的安全承諾,不管是明確的還是隱晦的。現在有說法,希拉里在2011年也曾對放棄臺灣以換取中國見面12000億美債的想法表示興趣。如果屬實,這表明美國兩黨、左右都已經把臺灣看作棄子了,只是表面上還不愿放棄。

但南海有所不同。南海問題高度復雜,有關聲索方利益大幅度重疊,南海本身也是世界航運要道和海洋和海底資源重地。中國是南海國家中體量和實力最大的,對其他南海國家有碾壓性的優勢,但這種優勢很使南海鄰國不安,過度使用的話更是容易被居心叵測勢力扭曲為不義的霸凌。前些年,中國在南海高調擠壓,引來國內很多叫好,更引來國際上大范圍的譴責。中國不必太計較“友邦驚詫”,但對于實質性的地緣政治后果不能漠然無視。

馬蒂斯在證詞中說道,國家會為了恐懼、榮譽和利益而戰。美國在南海的軍事存在不是一天兩天了,更多的“航行自由”行動并不對中國造成多大的安全壓力。中國在南海的利益實際上并不明晰。九段線的性質從來沒有明確過,中國從未明確這是領海線,九段線之間的具體連接也沒有明確過。南海的漁業和石油開發屬于“擱置主權,共同開發”的內容,所以也不是中國的專有利益。但為榮譽而戰,這可以由主權情節、民族情感觸發,這是可以煽動起來的。如果美國能糾結起足夠的盟國,在南海的“航行自由”行動中逼迫中國采取過激行動,這是可以導致軍事沖突的,也是可以誘使中國犯眾怒的。

即使得到盟國的支持,美國依然不大可能對中國打殲滅戰,原因有太多,中國是核國家只是其中一個。但在軍事上擊潰中國,至少在特定戰區的特定時間內擊潰參戰的中國軍事力量,這并非沒有可能。而擊潰之后的恢復階段,中國觸犯眾怒和被置于道義上的不義地位的因素就開始發酵了,中國可能受到政治、經濟的多重圍堵,這對中國恢復實力和影響是極端不利的。中國在世界上是有朋友的,但出于種種原因,中國不宜對自己國際地位和道義形象過高估計,中國的朋友并不可靠。中國崛起不能在真空中進行,受到孤立的中國的崛起道路有可能就此被打斷。

這才是美國突出中國在南海行動對世界和平與安全的用意,也是對中國的危險所在。

中國在南海的基本政策是“擱置主權,共同開發”,近期重點是友好協商、管控沖突。過去幾年里,中國與菲律賓和越南在南海都有過高調沖撞。不管沖撞的短期和長期政治影響,至少大家都明白了一件事:靠沖撞是撞不過中國的,但沖撞也對中國和平崛起的大方向有負面影響。南海問題是多邊問題,但最大的問題在中國與鄰國之間。中國堅持雙邊談判解決,南海國家堅持多邊一攬子解決,但這些都是可以談、可以管控的分歧,關鍵是不要引入域外因素。雙邊談判在理論上有“以大欺小”的可能性,但在實踐中,中越、中老、中緬以及其他方向的陸地邊界談判都在友好、互利的條件下順利結束,海上邊界的劃分沒有理由不能如此,中越北部灣邊界劃分也沒有使越南“吃虧”。

菲律賓杜特爾特上臺和越南阮晉勇下臺對政治解決南海問題是很好的機遇。在近期內不能完全解決南海主權爭端的話,至少在中國與東盟的《南海行為準則》指導下的南??蚣芐孕橛兄詬鞣劍ㄓ繞涫侵泄?、越南、菲律賓)在法律和外交框架內和平解決爭端,承認現實,尋求和平,不讓美國等域外別有用心勢力制造熱點和不穩定局勢。

南海的問題不只是中國與越南、菲律賓之間的問題,這是特朗普的著力點,不可不察。

點擊數:  更新時間:2017-1-20 14:43:23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沒有了
  •  
    最 新 熱 門
    最 新 推 薦
    贊 助 代 碼